翁暐婷:青春的挑戰—前進以色列

翁暐婷:青春的挑戰—前進以色列

我是就讀暨南大學的翁暐婷,在大一剛開學時聽了系上學長去以色列當志工的分享後,當下就決定要給自己這個挑戰,過一個不一樣的暑假。

當志工的緣起

透過FB粉專找到申請方式,照著上面的申請流程一步一步,從準備文件、填寫申請表、和當地社福機構的email往來,到等待分發機構、確認出發。當時到了四月底都還沒被分發到機構時,本來想放棄,因為分發完還要在台灣申請志工簽證,需要比較長的時間,但六月底就要出發了,擔心會趕不上。但就在五月中左右,以色列社會事務部發信通知我已經分發到機構,機構也來信要求文件,當時就想說既然已經準備那麼久,還是試試看吧,沒想到機構回復的效率很高,也確定到機場再拿簽證就行,於是我就直接訂了機票,在六月中才真正確定出發。

第一次自己去一個陌生又未知的國度坦白說我又期待又害怕。需要在半小時完成在泰國的轉機,但看網路上說以色列的安檢人員出了名地刁鑽,會問很多問題,還會輪流問,看回答的是不是一致,就算飛機要起飛了也不會放寬標準,當時在往泰國的飛機上就一直很緊張。果然,在以航的轉機櫃檯被問了至少十分鐘,除了去當地的目的、待多長的時間、住在哪裡,還會問一些個人的基本問題。不過其實也沒想像中那麼可怕,只要慢慢回答、說實話,不要慌張就能通過,印象比較深的是那個海關問了我覺得以色列是甚麼樣的國家,我回答神秘,她偷偷的笑了一下,還問我有沒有想去的地方,瞬間讓我對他嚴肅的形象破滅,心理龐大的壓力也減輕不少。順利抵達以色列機場後,坐巴士再轉乘火車跟計程車才終於到住的地方。

我住的地方是以色列的中部Negev沙漠附近的小鎮Ofakim,出發的時候沒有特別研究,是到了當地才知道那裡離迦薩走廊只要20分鐘車程,房東在介紹房子的時候特別告訴我們防空避難室的位置,讓我有點緊張,但因為以色列到處都是軍人,公共場所也都需要安檢,所以其實不會覺得可怕。只有在某一天晚上實際聽到遠方深沉的爆炸聲,才真的感受到戰火近在咫尺,不過當地人似乎都習以為常,所以在那邊待久了也就習慣了。

我服務的機構是ALEH,是接受各年齡擁有多重障礙的人的地方,整個機構就像一個village,由很多一層樓的房子組成,也叫作house,不同house裡面住著不一樣條件的residents (用來稱呼住在裡面的身心障礙者)。機構有醫療處、健身復健處、學校、花園、泳池、馬場跟小動物園,硬體設備很齊全,專業的照護人員也很多,覺得整體環境非常舒服,空間也滿寬敞的。

我被分配到的house是完全女生的,house裡面總共有24位residents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協助她們半天的活動,早上7點一到機構就先在客廳區等在那裏工作的workers幫他們洗完澡帶出來,我再一個一個幫他們穿鞋子襪子、綁頭髮,等每個residents都準備好後再帶她們到餐桌,餵她們吃早餐。

Maslul志工

在ALEH Negev的志工生活

吃完早餐就開始他們的白天活動,我們會帶著他們走出house,到上課的地方,那裡會有老師帶他們做活動。每天的活動都不一樣,例如星期天,residents會做勞作,像是用水彩圖色,用手指沾顏料印在畫框周圍。星期一輪流去機構裏面的小馬場接觸馬,訓練師會讓馬慢慢靠近他們或是讓他們拿食物餵馬,感受馬的皮膚。星期二會做陶土,residents也會被帶去游泳池或接受物理治療。星期三會有老師推著推車,帶植物花草來讓residents自己種,就算不能自己種,也會讓他們聞不同植物的香味或用手搓不同觸感的草,讓他們有不一樣的刺激。星期四會讓residents做吊飾然後包裝起來,這是會在外面販賣的,每個裝飾品從製作到包裝大部分都是由residents獨立完成的。結束早上的課程後,會再帶residents回到house裡,準備吃午餐,餵完他們午餐,收拾完之後大概一點半就能結束我一天的工作回家了。

比較特別的是星期五跟星期六,因為碰到安息日(週五日落到週六日落),residents會在house裡面,星期五會有音樂老師帶著喇叭來,邊放流行音樂邊拉小提琴,我們就會拉著residents一起跳舞或搖鈴鼓打節拍,享受音樂的薰陶。星期六以色列的志工會帶著我們到每個家唱特別的歌,和每個residents互動,給他們溫暖和祝福,有時候還會帶他們到house外面的小水池玩水曬太陽,呼吸外面的空氣,放鬆一下。

大家一起準備Shabbat的豐盛晚餐

 每個resident都很可愛也很聰明,雖然有些人不太理人,但也有超熱情的,每天早上都會打招呼,開心的時候就會抱你親你。有一個resident一開始非常排斥我,老師叫我把她推回house,她竟然拒絕還對我生氣,一直說不要,讓我覺得很難過,但有一天她突然跟老師說想要我跟她一起做勞作、後來還叫我陪她做作業,也會主動抱我,摸我的頭,讓我可以更親近她,覺得很感動也超喜歡她。還有一個resident是我害怕很久的,因為她會打人,也會捏人又很難控制,但最後我最喜歡的也是她,因為相處久了就發現她其實很可愛,有時候會自己笑得很開心,搔癢她的肚子也會笑,看到她就會想逗她笑。

    機構除了正職員工(workers)外,每個house都會有幾名以色列的志工,他們沒有去當兵就要在特定機構服務(National Service)同等時間。我們平常也是跟他們一起服務,因為他們會一些英文也在機構待很久,可以幫我們跟workers溝通或是教我們該怎麼做,他們都很善良也超活潑,每個人都超會唱歌跳舞。

與機構workers合照

以色列的飲食與旅遊

在食物方面,以色列最常見的就是口袋餅(Pita)跟沙威瑪(Shwarma 烤肉),平常在機構服務會在Cafeteria吃午餐,每天的主餐都不一樣,有麵包類也有飯跟麵,最特別的就是北非小米couscous,長的很像小米,不太需要咀嚼,上面會加一些沙拉跟馬鈴薯,在那裏遇到其他的台灣志工都吃不習慣,但這卻是我最喜歡的以色列食物。

機構的午餐

我們的晚餐幾乎都是在家裡吃的,每個禮拜機構都有提供買食材的零用錢,我們都會列一個清單然後派兩個代表幫忙買大家的食物。有時候大家會各自弄自己要吃的東西,有時候也會一起準備各種料理,然後會圍成一桌邊體驗不同的食物邊聊天。因為每天中午左右就回家了,有時候就會和住在一起的其他志工在房東家的泳池游泳、曬太陽或在社區附近騎腳踏車逛逛。

平日除了工作,每個禮拜會有兩天的休假,這段志工服務期間我從南到北去了很多地方。北邊最大的城市就是海法,那裏最著名的就是巴哈伊花園跟整個港口的風景。北部還有提比利亞跟加利利湖。以色列繁華的首都特拉維夫就在海邊,逛完市區後就能直接去海邊散步看日落,很舒服。耶路撒冷就是哭牆的所在地,就在舊城區裡,有一次去西牆體驗他們安息日的氣氛,看到猶太教的家庭都盛裝打扮,男生穿西裝、女生穿裙子,在西牆前面唱歌禱告,真的非常熱鬧。死海是世界上最低的地方,也是沉不下去的地方,因為是夏天,那裏又非常低,早上十點的溫度就已經接近40度了,熱到快蒸發。馬薩達堡壘遺跡離死海不遠,是猶太人的聖地,可以搭纜車或是走一個多小時的蛇路上去,我們那時候是凌晨起床走蛇路上山看日出的,雖然爬得又累又喘,但看到漂亮的日出真的很值得。

有時候也會和其他志工一起出去旅遊,Beer Sheva是南邊最大的城市,離我們住的地方大概一小時,我們會帶著腳踏車坐火車到那裡逛,很方便。然後最南邊的城市是Eilat,那裏完全就是度假勝地,可以逛街、浮潛、騎駱駝跟體驗吉普車。

我在以色列印象最深、最不可思議的就是跟著荷蘭室友去沙漠爬山,我們在沒有人的沙漠裡走了兩天,走到谷底的時候,旁邊的樹叢一直傳來很像響尾蛇的聲音,聲音大到想直接落跑,但也沒有地方可以跑,只好一邊祈禱一邊快速通過。走了一個早上,終於走到室友說的水池,那個水池很深、完全踩不到地,而且在烈日的曝曬下它還是冰的,下去後就不想上來了,第二天我們去了Mizpe Ramon看大隕石坑,親眼看到自己從未想像過的壯觀景象真的覺得很神奇。這兩天也是最難得的旅程,我到現在仍然不敢相信討厭爬山的我竟然能在最炎熱的季節背著行李走完兩天的沙漠。

置身一望無際的沙漠探險

在以色列當志工的兩個多月,我覺得服務過程中最重要的就是觀察跟體會,一開始去的時候甚麼都不會也不懂,但仔細觀察workers跟residents相處的方式,學習他們的方式再自己用心體會,慢慢和她們培養感情,了解他們每個人的個性及愛好,就能知道怎麼更加友善的幫助她們。有時候,即使是一個簡單的肢體動作、一個鬼臉,都能逗得她們開懷大笑。我在機構服務最有成就感的地方就是每次看到residents滿足的表情和快樂的樣子,雖然我是去協助她們的,但她們帶給我的卻是更多的歡樂及能量。也讓我覺得他們身心上的障礙就只是表象,真正可貴的是每個人可愛而單純的內心。

最後,我覺得只要有嘗試、想試試看的心,不需要考慮或擔心太多,只要找到管道,跨出第一步,事情就成功一半以上了,鼓勵大家也成為國際志工的一份子,為自己編織一場豐富又精采的夢吧。

歡迎有興趣到國外當志工的朋友們,也可以來以色列!


《作者簡介》

翁暐婷

就讀暨南大學國際企業系二年級,來自台北市

個性大方沉穩,喜愛旅遊冒險。

前往以色列是我第一次擔任國際志工,也是在邁20歲前,給自己的最後一項、也是最具挑戰性的任務。

能在大學階段不斷地嘗試、體驗、累積自身經歷是相當珍貴的,

而以熱情開闊的內心大膽闖蕩並擁抱這個世界更是一直以來支持我向前的動力,

也期望在未來,一步步持續的努力,成為更加成熟獨立的自己。

2018年7月6日至9月12日在ALEH Negev Ofakim服務。